低谷

洋洋找工作的事情本来以为一切都结束了,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了差错。从昨天开始,她哭过,失眠过。今天我再交通委呆了一天,在那里的时候心里总有股怒火,再也不想去那里了。

下午回来五点多了,去找洋洋。虽然一直笑嘻嘻的和我聊天,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憋屈。一直压抑着心里的情感。这个时候我也有点不知所措。她最近这段时间承担的太多了,我真的担心她会坚持不下来。我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劝说。天生的嘴巴比较笨。吃完晚饭我们去交通楼东的小花园那里坐了坐,她给爸爸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情。我开始以为她会说着说着就哭了,最后没有哭。其实我是想她能哭出来的,至少可以发泄出来,不然只能闷在心里。我开始有点仇视这些人,他们把被人的命运当成玩笑。

我一直觉得,人不怕低谷。可是我担心的是洋洋在开始的时候就走进了低谷。这段时间真的好难熬,又无可奈何。这几天降温,要加衣。要憋着闷气,继续走下去。

花朵
学校东的花朵

作者: 任国庆

据说帅气的男人漂亮的女人都和他成为了朋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