丑陋的科研人

特别想喷中国的科研圈。中国所谓的教授专家们。中国每年的专利软著都是世界前列,但是真正用到实处的,寥寥无几。水分很大。想起前一段时间爆出的期刊撤稿多名医生的论文。论文也是成了灌水的重地。

科研人当是令人尊敬的,可是大部分的科研人沦为了地下商贩。贩卖着一个一个国家项目、部委项目、市委项目甚至是校科研项目。科研,为的是科学研究以造福人类,改善生活。现在的科研都沦为写本子、写专利、写论文、写软著,顺便copy个系统。如果统计一下中国软件类科研项目数目,我相信数据大的惊人,然后对比一下真正用到实处的,估计数据都令人汗颜。科研人唯利是图,那么教育就是个笑话。

科研人的帮派斗争不比江湖的尔虞我诈轻松。讲师到副教授,副教授到教授等等。哪一步不是人脉关系来支撑的。处处皆江湖。说的再多,我痛恨的不是科研人的这些琐碎江湖破事。痛恨的是他们挥霍国家的钱财。

哪怕国家十分之一的经费投了真正用到了实处,我觉得对社会的贡献也是巨大的。可是恐怕达不到这个数。很多一流的大学,真的用经费在某个研究领域钻研,使我中华位于世界前列。可是中国的一流大学太少,中国的一流实验室太少。都太讨论房子涨了,基金也涨了,股市也不错。倒是商业公司真的为了挣钱做了一份小的贡献。

很多科研者不求甚解。用最简单的方法和最复杂的研究方案,拿到大笔的支持资金。哎,用到的数据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数据自己都没分析清楚就要用机器学习进行分析,出来结果好了就是有进步,没有的话接着找别的方法试一试。没准有惊喜呢。

结果
结果更重要,如今科研的关键

呜呼哀哉。说好的实业兴国呢。

 

两种爱情观及其他

洋洋
认真的洋洋

前段时间跟老板出去开会,在去顺义的路上,老板问起我,你和女朋友怎么打算的?不是说好要回老家的吗?我说,还没有定下来,先在北京吧。老板接着问,她跟你换城市?我说,嗯。老板和同时开车的葛工异口同声的说,被绑住了吧。当时我很惊讶,这样的答案出乎我的意料。

在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纪,觉得两个人能够在一起规划未来是很美好的。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将对方的未来规划到自己的生活中了。可是对于三十多甚至四十的人来说,可能会觉得这样的感情会给对方带来羁绊。其实后来仔细想想,二十多岁我们讨论爱情,三十多四十多开始讨论生活。婚姻真的是个残忍的刽子手,把爱情的枝桠剪的整整齐齐,没有了当初花枝招展的样子。现实又觉得可悲。婚姻让我们归于生活,同时也剥离了灵魂上的追求。

最近在追奇葩说,越来越多的综艺节目,可是很少有这样在节目中能找到自己的节目。在很多的辩题中我多一次次的被选手的机智所打击,这群BIBI的人,简直为了让你认同他的观点,啥招都出啊。不过很多的辩题确实很好,手动点赞。

我和洋洋最大的爱好几乎就是看电影了,也就只剩下看电影了。几乎每次有新电影上映我俩都会买票去看。昨天我们去了中国电影博物馆,看了很多很多。我们还一起计谋着去看一场巨幕电影。不过对于对于目前的电影制度还是很不满意,话不多说,放一张毛爷爷的话结尾:

图片
毛爷爷电影批示